[语文] 散文:我的父亲 陈明老师 - 内容 - 上海市西南模范中学
用户名: 密码:
首页 | 学校概况 | 学科教学 | 师资队伍 | 教育科研 | 招生入学 | 学生天地 | 西南模范风采 | 党务公开 | 国际交流 | 工会园地 | 信息化公开 | 文明在线| 科技之窗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优秀作品
[语文] 散文:我的父亲 陈明老师

作者/来源:[暂无]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5-08

我的父亲

 

还是比较小的时候,我就体弱多病,经常扁桃体发炎,发高烧,尤其是半夜,是我发病的高峰期。那个时候出租车还不多,病歪的我也无法坐立在自行车上,所以,每次我发病,爸爸都是背着我步行去医院的。

记忆中,去医院的路并不长,但是很黑,幸好有月光。我迷糊地靠在爸爸的后背上,看着爸爸背我走过的路:砖场是必经之路,高耸的烟囱形影相吊地竖立在那儿,抹着古城堡的色调,在月光的修饰下,显得格外诡异;一垛垛烧制好的砖像古堡的卫兵,持枪荷弹地排列着,被薄雾笼罩着,好像刚刚一场大战后弥漫的硝烟一样;远处零星的几处住宅,都熄了灯。

夜,很静,听得见爸爸的脚步声和喘息声。所以,爸爸讲的每句话,都掷地有声地刻在我的脑海里。爸爸问:“打针害怕吗?”我说:“不怕。”爸爸又问:“为什么不怕?”我说:“不打针就死了。”爸爸笑了,说:“你真勇敢!”

 

再长大点儿,我懂事儿了,经常做爸爸的跟屁虫,即使爸爸在工作。那个时候,爸爸还没有徒弟,家具都是他一斧子一刨子打造出来的。每次我都喜欢围着爸爸屁股后面转悠,于是,也就对爸爸的被汗水浸透的后背有了深刻的印象。夏天爸爸热的实在受不住了,干脆,把背心也脱掉了。于是,我对爸爸后背上的粒粒可数的汗珠也就有了更深刻的记忆。即使再热的天,爸爸也干劲十足,一边推着刨子,一边哼唱着“洪湖水,浪打浪……”

我数着爸爸后背的汗珠问爸爸:“这么热的天,你怎么还干活啊?”爸爸语重心长地说: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不干活,你们吃什么?穿什么?”这个时候我就很乖地拿着一把蒲扇,给爸爸扇风降温。爸爸高兴地夸我“你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!”

其实我的手并使不出多大的力气,但是我感觉到爸爸推起刨子来更有节奏感了,哼唱的歌曲更响亮了!

 

等我上大学的时候,爸爸送我上火车。没有买到座号,爸爸就帮我见缝插针地找到了靠近列车员的空位置,把我安顿下来后,他陪着我坐了一会儿,忧心忡忡地望了望四周的乘客,就快开车的时候,对我说:“我去隔壁车厢找位置,一会就回来。”然后和我使了个眼色,就匆匆地离开了。

我知道,爸爸的这句话是讲给周围乘客听的,意思是:“爸爸始终会保护女儿,你们别想欺负我女儿。”我回给爸爸一个肯定的眼神。然后,眼睛一酸,强忍住泪水,扭过头去向车窗外望去。

车窗外,挥着手送行的人依依不舍,眼神都注视着车厢内,久久不肯离去。就在这群人中,爸爸的身影又出现了,他先是很焦急地挤在卖玉米的售货车前,匆匆地买了一只玉米,然后又匆匆地出现在车窗口,向我招手示意。汽笛声响了,火车就要开走了,我来不及多想什么,离开座位,到窗口边,从爸爸手里拿到了这只热乎乎的煮熟的玉米。这个时候爸爸释然的笑了,还嘱咐了我一句:“趁热吃,别饿着!”幸好火车开走了,因为,此时我已经不知道该回答爸爸什么,我也回答不出什么,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。

我手里握着热乎乎的玉米,发呆地望着窗外,直到火车开出站台有段时间了,周围的一个中年男子故意和我开玩笑说:“你爸爸呢?怎么去隔壁车厢那么久还不回来?”

这一刻,我终于知道了,堵住我嗓子的究竟是什么,那是对爸爸善意的谎言的感动。

我望了望这个中年男子,很不屑地笑了一下,笑他的不解风情,笑他一定没有做过父亲,笑他不能体会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。

平素我最喜欢吃的玉米,在那天,我是花了很长时间才吃完的,不是玉米难吃,只是,我要慢慢咀嚼那份爱。

 

毕业了,结婚了,很少和爸爸生活在一起了。每个周末,电话的那头,虽然接电话的总是妈妈,但是总有一个声音,叫妈妈别忘记问问这问问那。

直到我休产假的时候,我又一次体会到爸爸的厚重的爱。那时我剖腹产,刀口剧痛,连翻身起床都很困难。一直躺在病床上的我,屁股都发麻了。于是爸爸说:“我扶你起来坐一会吧。”我勉强地点点头,因为我知道这要耗费我吃奶的力气啊。

我先是用手支撑着身体,慢慢地抬头,抬后背,每个动作都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艰难。

爸爸看着我用手支撑的如此困难,就毅然地说:“来,靠在我后背上吧。”然后马上坐到床上,用后背支撑着我。还谨慎地问:“这个角度刀口痛吗?”我告诉爸爸:“很好,一点不痛。”然后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了下来。

爸爸先是一愣,然后又对我说:“孩子,你现在都是孩子妈妈了,记得要坚强!难道你忘记了吗?你小时候打针从来都不怕,从来都不哭的!”

我什么也没有说。

只是脑海里一幕幕地浮现出爸爸的背影,从小到大,从东北到上海,穿越时空,不可阻挡地,温暖着我的心。

(陈明 写于年父亲节)


校址:上海市徐汇区百色路汇成一村67
邮编:200237
电话:64239210(总校)